校长论坛
焦碧云:印象美国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9日 09:42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31917


常德市第七中学  焦碧云

2013年10月,我随常德市中青年校长培训班开始为期一个月的赴美学习。应该说,隔太平洋相望的两个大国,由于分属东西半球,相隔万里,地缘政治、历史文化和经济军事的差距,造就了彼此的若即若离,既神往又疏离、既吸引又隔膜、既相互欣赏又怀有戒备。作为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教育人,怀着好奇和新鲜去探究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撩开神秘的面纱,体会着两者的似与不似,不免有些许思考和感悟。

    

初识USA

 

自然与环保  天蓝、水清、无尘是我们对这个陌生国度的第一印象。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注意到,地面建筑和农场除外,几乎看不到裸露的黄土,色彩斑斓的高大树木与像地毯一般密实的茵茵绿草链接着水泥路面,浑然天成。我们视为贵族标志的高尔夫运动,因其场地的稀松平常,显得普通而接地气。

驰骋在四通八达的高速路上,可以明显感觉这路和国内有区别,依着地形、绕着小土包可以让路有弧度,顺着地势、就着高低可以让路有起伏。旧金山的九曲花街,惊险而费劲!为什么不铲平再建?尊重自然,除此我想不出别的答案。

哈佛大学校园内绿草坪上那缤纷的落叶,让我注意到他们特殊的卫生清洁方式,扫帚换成背包式吹风机,方向从路面吹向草坪内,让落叶在绿地的怀抱中安然入睡、寿终正寝。为什么不处理烧掉?绿色环保,应该是唯一的答案。

就在身边的小树丛中,几只松鼠跳跃乱串;渔人码头的海岸边,上百头海狮嬉戏闹腾;落日余晖下,海鸥配合取景照相的游客,摆着怡然自得的pose……天人合一,和谐共生的场景,让人感慨。

不羁与规矩 休息日走在大街小街,放眼望去,美国人的装束多半是休闲鞋、牛仔裤、T恤衫和夹克打天下,背包或双肩背或斜挎,一派轻松、随性与不羁。反观,穿着西装革履的多是刻板、拘谨的外来游客。

期间恰逢一年一度的万圣节,也称“鬼节”,按我的理解就是另类的儿童节,家长陪孩子们狂欢、搞怪、放松、热闹。到处是用作工艺品的南瓜摆件、光怪陆离的骷髅造型,让我们这群有所忌讳的无神论者觉得好奇和荒诞。

偶遇旧金山街头飘扬着的六色彩虹旗,那是同性恋聚集地的象征,也让我们感到新鲜、迷惑和不解。

他们貌似穿着不讲究、偶尔行为放浪,但日常行为却颇有规矩。随处可见的排队文化让我们多少有些讶异,服务柜台即使只有两个人等候,其中的一人也得规矩地站在一米线外,一是为秩序二是为私密。对偶而有别人逾规,或淡然处之或善意提醒,包容而优雅。在一些公众场合,诸如餐厅、商场、机场等地,都是低声软语、温言细语,绝无扯着嗓子讲电话的景况,节制而礼貌。

规矩还表现在对残疾人的尊重和对弱势群体的关爱,无论何种公共场合,一定随处可见专座、专道、专厕、专门停车位等,这些专门为特殊人群准备的位置即使空着,正常人就是再拥挤和不便也不会去使用。小节之处显示出的文明与素养让人起敬。

呆板与创新 一路走下了来,会发现脚下的地板多是水泥、水磨石,就连全球大学最新QS排名第一、赫赫有名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唯一主校道,水磨石地板上有几道明显的断痕也一直就那么晒着,安之若素,不去处理不去翻修。他们似乎不太理会人造瓷砖、仿瓷涂料这些新型建筑材料,要不就是嫌挖土开石、人工挪腾会到处惹尘埃,亦或者是懒得折腾懒得动弹。

他们的厨房厨艺那个简单就不用说了,估计全美的厨师都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一样的菜式一样的用料一样的做法,千篇一律,神一般的食谱。

但创意与创新却无处不在,一位华裔女教授用淡然的语调缓缓的语速似乎不带表情地陈述着:美国用“三片”影响了世界,即薯片、大片、芯片。全球连锁的肯特基、麦当劳让不论肤色的儿童以吃上两片面包加生菜的汉堡为一种向往,迪斯尼米老鼠、机器人变形金刚、星球大战、西部牛仔、NBA篮球赛,好莱坞大片让只有两三百年历史的美国文化彪悍而夺人眼球,让劳动布作成的衣服成为时尚,一个小小的篮球也可以带动一个庞大的产业,更不用说风靡全球、掏尽全世界“果粉”腰包的苹果iPhone系列。到这里,你会突然顿悟,文化不是花哨的、浅表的,作为无烟工厂的文化产业是可以赚钱的、文化作品是可以深入骨髓的、文化看似无形却是可以征服人心的、文化是可以强国的。

低调与奢华 也许是地广人稀,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除了纽约曼哈顿这样的城市,百分之七八十的房子都是两三层小楼,我们很难看见建筑施工场景,房屋结构也基本上是水泥柱、钢架结构和木板,造型简单、色彩单调。我们曾呆过新泽西、洛杉矶、旧金山,会在恍惚间以为是国内三四线甚至更小的小城市,瞬间莫名生出些许自豪感。放眼望去,没有五花八门的广告牌和霓虹灯,农村和城市的界限模糊。单位门牌一律是阿拉伯数字,没有醒目的招牌、没有门楼,就连全球知名的几所高校哈佛、耶鲁、哥伦比亚还有斯坦福大学,几乎是没有校门、没有校牌、没有围墙的“三无”大学,站在外围粗略地看,某些方面甚至不及我们的一些中小学。你不由得想起原北大校长梅贻琦说过的一句话:是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政府部门少有像样的接待室,会议室的布置摆设随意而随便。到过的几所中学,远观像低矮的民房,低调而素雅。

但奢华却无处不在,加州WHITNEY中学的学生只有1200多人,一个多功能演播室就耗资六百多万美金,学生学摄影用于剪辑、做活动用于录播的各种设备一应俱全,电脑清一色的苹果最新款。大学里最醒目的楼宇一定是图书馆和实验大楼。一些世界顶级学府虽是历经风雨沧桑的世纪建筑,但哈佛的红砖墙、耶鲁的哥特式建筑、麻理的罗马巨柱、斯坦福的环形长廊,虽然年代久远却依然卓尔不群、不同凡响、永不落伍,显示出大气之美霸气之魅。

由于人均保有资源充沛,他们对资源对能源的态度,让习惯于节水节电节能的我们多有不适应,每每随手关了的灯却被酒店服务人员重新开启并一直开着。还有六七成新的凯迪拉克,标价1500美元停在不起眼的角落,惊得我们使劲地眨巴眼睛。

慵懒与热情 普通美国人的生活节奏可以说是缓慢而慵懒的。除了高速路上满眼的车辆,遇到的路人全是松弛而淡定,绝少行色匆匆。偶尔有公司安排的休闲活动,一般都在上午八点半以后,行程散淡得让习惯于紧赶慢赶的我们无法接受。他们下班之后各自回家,简单、随性甚至有些刻板,休息时间基本与工作绝缘,看看书、上上网、修修草坪,没有五花八门的夜生活,极少有三五成群的邀约。

但美联航空空嫂、空奶与空叔、空爷们的工作节奏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视觉上完全没有国内班机上空姐、空少们的青春年少和靓丽养眼、没有训练有素的职业笑容,健硕高大的身躯在机舱快速地移动着,但他们提供给你体贴入微的服务、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温暖笑意、全情投入的工作状态,会让你觉得甘之如饴、很享受。

在肯恩大学,一位女教授对我们这群人显示出不一样的亲昵和热情,原来她是一位东方女孩儿的母亲,十几年前收养了一个中国女婴,一脸幸福、一脸自豪的她感恩中国给了她一个天使般的女儿。因此,在完成授课之后,为我们在座的来自中国的每个学生送上了一份精致的小礼物。

在新泽西州教育局,我们碰到了一位穿着火红T恤、率真而豪放的美国小伙子,是学区校委会的九位成员之一,对我们的提问热情而毫无保留,对业务娴熟而专精,对工作满怀激情,最让我们惊掉下巴的是他的身份:一名洗衣店的老板,不拿一分钱的报酬来做学区的这份工作。他让我一下想起了“白求恩”三个字。

    

审视美利坚

松与紧 每到一地,碰到的中小学学生总让你想到花季少年、豆蔻年华这样的字眼,眼神纯净、灵动而热情、友善,那是因为这些孩子们有着完整的童年和少年,每天下午3点以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如何玩好、开心。中学会考除了英语、数学、美国历史和实践课这四门是必修课外,其他一律选修,他们功课的难度和书包的厚度明显不及国内的学生,在小学、初中这人生的初始阶段,犹如一棵树在丰厚而肥沃的土壤层上吸收充沛的养料和阳光雨露,自由松弛而恣意地成长着。

而高中和大学,到了他们生理和心理都能承受负累的时候,厚积薄发,飞洒青春的汗水、张扬自己的个性、搏击人生的风浪。大学校园里,学生的步幅明显加大、频率明显加快,你可以看到就着汉堡包看书的画面、大树下通过WIFI查资料的身影。这样的节奏与人性是合拍的。

放与收  哈佛校园草坪上散乱摆放的钢质座椅,斯坦福大学似校园又像公园的风景,游戏嬉戏的少年和三五成群的游客,没有门卫和传达室,似乎对外昭示包容与不拘一格的理念、海纳百川的胸怀和兼容并蓄的气度。

与校园简洁的外墙形成对比,中学教学楼内尤其是教室内墙面的张贴五花八门,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联想起国内那些在尝试课改的学校如杜郎口中学、昌乐二中,他们之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我对加州国际理工高中两名女生印象深刻,一个叫徐子涵的华裔女生和她的同学,落落大方、从容淡定,成熟地以校长助理的身份接待我们、修着学分,偶而和国内曾经的同学现在读高三的学生们联系着、展示着轻松与张弛有度。她的白人同学还为我们现场展示了自己的手工制作,会跳舞的古希腊怪兽。九年级的函数教学是每人一台掌上电脑,用计算机语言来编写程序,电脑让他们的大脑也轻松了许多。我想这样的学生,将来一定有广阔的人生舞台。临别时,我和这所实验学校的副校长私聊着,知道了他们这种“在实践中学习”的模式迄今已经二十一年了,目前的学生规模600人,全美类似的学校还有两三所,复制的速度不快,原因在于家长对子女考名校的期待与学校的理念有差距。至此,我明白了,对于教育的急功近利是没有国界的。

恰遇WHITNEY高中的学生会,约20个学生围坐着,吃着午餐,轻松地聊着学校的预算、建设,像是在模拟董事会。学校要考试了,公示牌由学生自己操持着。在学生的手工制作室,一个高大威猛的大男孩做着荷包,手是灵巧的,神情是淡定而专注的。这所学校的高中是很难进的,本校的学生只有10%能够直升,墙上也有我们司空见怪的成绩排行,但只见学号、没有姓名。难得一见的是学校的招生指导与咨询室,室内到处是大学的校徽和招生简章,学生一进这所中学,就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逐渐清晰地勾画自己的人生理想。

这段时间,美国的基础教育讲得最多的就是耗资50多亿美金启动的全美核心课程标准,已经被46个州采纳,原来各行其是的课程、教科书与课标快走到尽头了。各州8年级的统考逐步扩散蔓延呈现全覆盖之势,也有通称SAT的高考,最大的差别是他们有一考试科目叫“批判性阅读”,难怪我们一路听下来重复次数最多的词汇就是:批判性思维、独立思考、创意与创新……诸如此类。

不教与教  美国的中学没有思想品德课,没有升旗仪式,没有学生守则,甚至没有班主任。

但进学校的时候,会在校长的带领下宣誓;进教堂的时候,会向上帝忏悔;遇到困难的时候,有辅导员帮助;犯大错误的时候,有法律伺候。

有同行的一位校长问某个学生:你们考试时会舞弊吗?这个学生一脸茫然地反问:为什么要舞弊?

如果你担心买到假货,立马会有人告诉你:真的买到假的,那么,恭喜你,要发财了!赔偿款会让你惊喜不已。

作假,在美国,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快与慢 在纽约的一家中餐馆,也许是顾客太多的缘故,让我们见识了一把什么叫流水线、什么是战场,工作人员收拾碗碟的快节奏和冲刺的速度让我们眼花缭乱、嗔目结舌,这是打工吗?这是打仗!如果这也叫美国速度的话,只能说:太恐怖了!

50:1的录取率,显示出在美国想当中学老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1:30的师生比,不超过30人的小班化教学,平均每天在学校呆5个半小时以上,暑假还要无条件地给一些有要求的学生补课,看起来一点也不比国内的老师轻松。更有甚者,不光是4年之内的新进教师因为不受教育工会的保护,可能随时被下岗;即使那些取得终身教职的老师,也会因为连续两年被校长认定不合格而遭解聘,4‰的淘汰比例显示出他们饭碗还不如我们的“铁”。

当然,有了互联网特别是后金融危机时代,有些公司兴起了远程办公,一为节约成本二为方便员工,有些职员每星期只需两三天呆在公司,其余时候在家边工作边照顾小孩,一个“爽”字了得。

单纯与复杂  凭初步的接触,普通的美国人留给我们的印象是热情、单纯和低语境,线性思维让他们有些人好像是任性的、没长大的孩子;不懂唯物主义、不懂世界历史、也不讲辩证法,唯我独尊的美式教育让他们不时流露出悲天悯人的情怀,也造就了他们的偏执、狭隘、自私和傲慢。

所以,对于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搞笑脱口秀节目中,当主持人问到“美国欠中国1.3万亿美元,我们怎么还?”一个白人小孩回答“杀光所有中国人”,现场背景里一片哄笑声。对此,作为中国人除了出离的愤怒,也会感到无奈。

打一个喷嚏、能让全球感冒的华尔街,那起伏的K线图看似浪漫,其实腥风血雨,它能让以自伤开始的美国把一起游戏的伙伴拖进泥沼后,自己快速抽身、几乎全身而退,而让连带受伤的其他诸国,吞咽苦果、独自舔伤、黯然神伤。美国大嘴斯诺登爆出猛料的棱镜门事件,让世人知道世界上好多的秘密都被老美偷窥了,也让硅谷的思科、IBM、微软等公司的在华业务开始直线下降。奥巴马让我们知道了关门歇业的白宫可以是多党政治角力的“秀场”,伯南克让我们知道美元的上下拨弄也可以轻松地帮人削赤减债,被我们视若敝屣的法轮大法苍蝇般的上串下跳、圣地亚哥军港耀武扬威的数艘航母,我们看到了美国人的复杂和老谋深算。美国是一个看重里子多于面子的国家,是一个善于用小失去换取大收获的国家,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长时间蛰伏的国家,是一个把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的国家。

出去与归来  因为行程的原因,碰到的美籍华人还是比较多的,他们肯定是希望中国能够好起来的,这样至少他们赚钱、就业的机会要多些,何况国内还多多少少有些亲人的牵连。但他们作为美国公民已是地道的“香蕉人”,也就是黄皮白心,言之必称我们美国咋地咋地。

北大、清华的理工科学生有差不多一半的人会去美镀金的传闻,无从考证;世界大学排名20强有13所在美国,可以侧面印证他们的大学教育更能让人成才、成器,高质量的教育对各国人才的磁吸作用,无法否定。据调查,对于那些已移民或正在移民的富翁,孩子的教育是他们之所以选择迁徙排在第一位的理由。

留学之后,一部分人留在了美利坚,一部分人选择了回归。曾经有钱学森这样的“海外赤子”,有杨振宁这样的“归根落叶”;也有百度的李彦宏、搜狐的张朝阳这样的“海龟”;随着留学生人数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小,为数不少的学生留美回国后变成了“海带”。

坚固与脆弱  哥伦比亚大学一栋临街建筑,让我们见到了罕见的防盗网,那大拇指一般粗细的钢筋疑似钢柱。这一个月里每天推拉厚重的房门,我们的手臂力量增加了不少,也因此体会到美国建筑物令人咂舌的结实。所以,SOHO中国的张欣、新闻集团的默多克当初愿意砸数千万美金买纽约上百年历史的老旧房子,不完全是头脑发热。

我们侥幸躲过了11月1日洛杉矶机场的枪击杀人案,也看到了这个社会暴露的软肋与脆弱之处。让人不禁联想起911世贸大厦的悲壮、校园偶发枪击案的惨烈及广场上纪念的蜡烛、低徊的哀乐。

在洛杉矶的酒店,不到三个小时的缺位,房间保洁员让躺在我钱包里为数不多的几张大额美钞消失得无影无踪,心里添堵的我不禁问到:不是说美国很安全么?

浮光掠影的美国行之后,我仍然只能说:雾里看花。美国,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既不是天使、也不像魔鬼。有人曾比喻中、美两国,像吵吵闹闹的一对怨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不了也离不了。我说:中美之间,相爱不是那么简单!


                                              2013年11月30日